欢迎访问 天津英华国际学校官方网站

HOME/学生天地

学生天地

标题 快乐地成就自我 日期 2015.03.27

【编者按:325日,“英华论剑”第九期如约举行,讲座嘉宾为旅行家、摄影家、作家——梁子;借此之机,由英华团总支、学生会主席汪立早、秘书长胡清源以及剑桥G1年级学生孙艺纯、葛雨菲组成的小记者团对梁子女士进行了特别专访】

 

快乐地成就自我

——记自由行者梁子在英华

 

/英华团总支、学生会主席  汪立早

 

准备多时的问题,心里藏着忐忑紧张,不知道这位十年间在非洲、阿富汗和印度进进出出;且在纪录片上看起来气场强大的“女汉子”会怎样对待我们这群“小屁孩”。

然而当梁子老师带条蓝围巾、穿件粉褂子笑盈盈地进了屋子,她的第一句话是在反驳他人对自己的介绍:“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随后,她在会议室里转了一圈,不想坐会议长桌,太约束;不想坐长沙发,太正式;于是她就和我们一起盘腿儿,在地毯上坐了下来。外面三月的阳光很给力,透过窗户直照在我们这一圈人身上;而梁子老师一个半小时的讲述也像这北方的太阳,暖和又直爽。

 

国家,每个国家经济情况各不相同,而且国家贫富差距极大,有人们所想象的“贫困非洲”,也有人们所未知的“富有非洲”。梁子老师在后来的讲座中也分享了她第一次去非洲,阴差阳错住进了国王家族成员家里的经历。洋房、奔驰、高学历,这些“美国梦”都是这位酋长的现实生活,可见“非洲人生活到底如何”这一问题不能一概而论。

当然,梁子老师作为一个热爱自然和土地的摄影家,关注点并不在非洲部分人的尊贵生活上,她进出非洲的十年间,落脚点总是在村落丛林,在最本真的非洲还被保留着的地方。虽说这一部分人的生活,就像我们的想象一样贫瘠——没有自来水和电、没有必要的生活用品,食物也是令人瞠目的单一,但是这样的非洲,也是需要用两只眼睛看的。一只眼睛看到了表面上的贫瘠,但是另一只眼睛却要捕捉里面的富足。在梁子老师分享的非洲生活中,有边做一边做泥罐儿一边唱着歌的俾格米人后裔,有在红海边提奥村自己做零食吃的六岁姑娘,还有为了将来建立家庭,自己盖起房子的独臂南苏丹人….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着我们:“快乐不在钱”。梁子老师说:“生活是自己创造的,过的好不好在于自己怎样选择和发现。”我猜这样的感受大概正来源于梁子老师在非洲大陆时与单纯的快乐的无数次相遇,而她身上散发出的快乐和正能量,是否也正是因为参透了这道理呢?因此,用两只眼睛看这样的非洲,一只看到了非洲的痛,另一只却能看到,绕过痛,非洲很快乐。

其实说两只眼睛“看”非洲有些不妥,因为梁子老师不止是“看”,而且是在“做”。她的“做”在我看来是在“生活”非洲。曾经有一张震惊世界的照片,相片里面是一个骨瘦嶙峋的非洲小孩,头着地跪着,身后是等待着他死亡的秃鹫。这张照片除了震撼,带来的还有争议,有人不解:为什么摄影师凯尔文卡特选择拍下照片而不是去解救这个孩子?这样的争议引起了对摄影师身份的讨论,他们应该是冷眼旁观的记录观察者还是爱心满溢的帮助者?梁子老师作为行走在非洲村落的摄影师,虽很难遇见凯尔文卡特所遇见的那种临界事件,但也经常遇见生活环境不尽如意的人们。那么梁子老师如何在观察和救助之间做出抉择? 对于这个问题,梁子老师对于“帮助者”这一角色是这样说的:“没有人有能力去做拯救者…我做我能做到的…记录我看到的真实的非洲…至于别人看到了我的片子去不去帮助他们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她也非常肯定地说:“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帮。”从这样的答案里,我觉得我看到的是一个“生活”非洲的梁子。她把自己的身份定义于观察者和帮助者之外,她把自己看作所住村落里的一份子——去城里转遍商店只为给提奥村的孩子买足球、把自己带的药分完只为帮村民治病。她在拍摄过程中所做的事从不是大救赎,只是小奉献,只为了人与人之间的爱护,而不因为强者对弱势的怜悯。当梁子老师的镜头不以局外人的冷酷与高傲对准这片土地的时候,也难怪这片非洲村落在她镜头下,虽然简陋,但是简陋得美丽快乐。

自由是我这大半生的追求

   “自由是我这大半生的追求”是梁子老师对“为什么去非洲?”这个问题的答案。梁子老师对自由、无拘无束的向往,似乎不是从去非洲才开始的,因为她与我们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当还在军队的时候,从老山战斗回来,她被评为了十大英模之一。然而她发现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似乎与这个高高在上的头衔有些不投缘,每次她在街上做她向来喜欢的事情,比如喝酒吃烤肉时,她总能感到周围异样的目光,于是她主动要求去了西藏。从去西藏到闯非洲,自由是推动她一路行走的原因,但是正像梁子老师自己所说:“要获得就得放弃”,在追求自由这条路上,她走得远,但是并不平顺。

   梁子老师和我们分享了一件她日常的无奈事:当她下午两三点出现在街上的时候,总会有人看似熟络地问一句:“下班啦?”,而她只能尴尬笑笑,然后回答:“没…没上班”。比这还尴尬的莫过于一群人聚会,有人问:“梁子,你在哪个单位上班啊?”梁子老师在和我们模仿她遇见这种事情的回答时,表情尴尬,尽量不张嘴,好像声音被吞到肚子里了一样地说:“没…没单位。”60年代生的梁子老师所处的时代背景“公职为大”,远没有现在8090后对于“不在体制内”这一件事的淡然。那么十几年前,梁子老师就毅然决然辞去军队少校职位,杂志社总编助理和部门主任职位只为追求自由真可谓是颠覆传统观念,牺牲巨大,以至于到现在,这样的放弃还留着副作用。

   放弃了旧生活,站在了通向自由和非洲的跑道起点线上,真正的艰辛才刚刚开始。在梁子老师的分享里,有一张照片是她在非洲丛林被小黑虫咬得面目全非的胳膊;她说她在雨季里的非洲穿了整整两个月的湿鞋湿衣服;她说她在一个不允许拍照的穆斯林村庄不得不停驻了一个月之久却一无所获……总之,当梁子老师给我们讲述这些时,她语气总是轻松欢快,但是透过这些故事和图片,我们不难想象她一个人闯一片原始土地的艰辛困苦。然而梁子老师说她也觉得一路艰难,但是不觉得苦,只觉得幸福。因为踏上这片大陆寻找自己的梦想、寻找自由是她的意愿-…这种生活是自己的选择,那么所有的艰辛以及自主的劳动,再苦也是甜。

   梁子老师对于自由之梦的追求,和她在追寻自由的路上“要收获就得付出”的心态被林校长完美地总结为: “梦想引路,追随内心,梁子用自己在全球各地行走的足迹连成一条完美的生命线…跟从内心,坚定梦想。坚持,忍耐!” 而对于梁子老师这种追寻自由的行动,林校长更是说,这是一种“在行走中重新认识自己”的体现。而与梁子老师相处的短暂一下午时光,让我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位自我认知明确,永远行走在路上的梁子老师。

我叫“不紧张”

因为了解到梁子老师对于女性角色的长期关注,和她的镜头对劳动妇女的持久尊重,所以在采访中我问到“您是女权主义么?”。然而在深入了解之后我才发觉到这个问题的浅薄之处:因为梁子老师绝不是一个能用任何一种“主义”来形容概括的人。

老师,可以是女士,还可以是姐姐。而在梁子老师的故事里,她还是一个和实际年龄不符、敢想敢做的青年人——第一次到莱索托的时候英文还不利索,当地语言更是什么都不会,但是敢直接就到村子里去;申请去塞拉利昂的时候,当地的十年内战才刚刚结束,也没有太多思索,她就一头扎进了村寨。这样的例子在一下午的讲座里还多得是,无不展现着“不紧张”的梁子老师不强求和快乐第一的生活态度。在采访里,当我们问道梁子老师的近期打算和今后目标,她说:“我没有目标,就是顺其自然…非洲五十多个国家,我怎么也跑不完,跑到哪算哪吧。”如此言语,在我看来透露着梁子老师的快乐秘方:做好今天能做的每一件事,不为明天提前忧虑,因为其实明天顺利与否取决于今天你想要如何度过。

采访中梁子老师一句玩笑似的调侃也体现出了 “不紧张”的她对于生命的态度。她说: “我五天之后的目的地是法国,但就在今天德国A320客机却在赴法的途中坠毁了,所以说未来的目标也真不是我能确定的。” 梁子老师说年轻时每当战友去世都很伤心,但是慢慢经历多了,便发现生离死别其实是一种很平常的人生状态。她在讲座中特别展示了一张照片——一个非洲村落儿童墓地。就是一片平地上插着一排排杂乱无章的小木棒。这样的墓地,没有坟包、没有墓碑和墓志铭,风一吹就会消散,但也许这也正展现了人类对生命与死亡最原始的认识: 只要活过就是值得,所以就连死亡也不足以悲伤。

对于这个年纪的我们,似乎还无法理解这样的生命认知。但是梁子老师所提倡的这种把今天的事情做好、永远快乐的生活,不要用失落的明天惩罚今天惫懒的态度却是值得我们学习实践的。毕竟就像梁子老师自己所说:“我的生活虽然没有计划,但是我会过好每一天,做好每一件事。终有一天我回过头来,会发现我竟然已经完成了这么多事情,过了这么多坎儿。”

快乐地成就自我 

美好的时光总是分外短暂,我们就如同一株株成长中的禾苗亟待吸取自然的雨露和养分,被指引着,培育着,努力地向着阳光生长。梁子老师身上有很多值

 

 

得我们学习的东西,而“快乐”似乎是梁子老师所有优秀品质的源泉。所谓的快乐是追寻自己的心;是认真地过好今天,不要莫名的发愁明天;来自纯真善良,天然所成,是精神上富足而非对金钱的追逐。而梁子老师的亲身实例也向我们证明着,快乐与成就并不矛盾,所以我们何不先 “发现自己”,然后自愿地劳动、努力地、坚定地、快乐地成就自我?

左起:学生会主席汪立早、秘书长胡清源、梁子、剑桥G2年级孙艺纯、葛雨菲

上一条 英华17慈善基金会活动倡议
下一条 轻松学习,快乐成长